首页 > 目的地 > 山东旅游 > 济宁旅游 > 邹城旅游 >

四山摩崖石刻旅游景区

四山摩崖石刻

人感兴趣
  • 综述

    、2006年6月,国务院正式批准邹城市葛山摩崖石刻、峄山摩崖石刻并入铁山、岗山摩崖石刻,同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邹城的北朝刻经久已闻名,此前已有“四山”与“八山”之说。八山是指山东的北朝摩崖刻经已见之于八座山岭。这就是:泰山、水牛山、徂徕山、尖山、铁山、葛山、岗山、峄山。这八座山峰除泰山、徂徕山和汶上水牛山外,都在邹城市境内。其中位置相对特别集中、不出三十华里范围的尖、铁、葛、岗四座山峰,又有“四山”之称,史称“古邾四山摩崖”。铁山、岗山摩崖石刻1988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葛山摩崖石刻在邹城东北15公里葛山西麓一花岗岩石坪上。刻面东西纵20.6米,南北横8.4米,共173平方米。经文内容为《维摩诘所说经》。峄山石刻位于邹城东南10公里处峄山上,现存300余处,其中,摩崖石刻有两处,分别位于五华峰和妖精洞。五华峰刻经位于“光风霁月”石上,向阳面刻《文殊般若经》,刻面纵2.13米,横3.65米,竖刻经文十一行,每行十字,首行刻“文殊般若”四字,现存79字。妖精洞石刻位于山阳“妖精洞”西侧乌龙石上,刻面竖高约4米,宽约2.65米,面积约为10.6平方米。有经文7行,行14字,字径约20至30厘米。葛山、峄山摩崖石刻属于北周时期,虽历经1400多年的风雨剥蚀,至今字迹仍很清晰。摩崖石刻以天地为背景,借山峦为材料,展现于大自然的空间,与自然景物融为一体,是人文书法和自然环境、艺术美和自然美的统一。但见一块块静静伫立的巨大圆石上,分别刻着佛经中的精言要义,像是一部神秘的、散落于山野的石头佛经。镌刻的经文以它特有的气势,与幽静茂林、浑穆自然的环境相吻合,加以潇洒自然的字体和字势,给人一种自然、超俗的山林气、苍茫感。其书法艺术风格奇谲瑰丽,富有变化,以变隶为主,篆、楷、行各种书体兼而有之,规模宏硕,意境高古,有“大字鼻祖,榜书之宗”之称。摩崖石刻融自然景观、宗教文化、书法艺术为一体,人们置身于山林峭壁、蓝天白云、苍松翠柏、潺潺流水、阵阵清风间观赏摩崖刻经,既可以领略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又可以了解宗教文化的智慧所在,还可以沉醉于书法艺术的境界之中,令人感受到无穷的艺术魅力。四山摩崖石刻是全国重要的佛教石刻之一,它丰富了佛教传播的形式,成为佛教史上的一种文化现象,是研究中国宗教文化极为罕见的资料。同时,在中国书法史上也占有重要位置。千百年来,书法界公认,在探讨我国北朝时期汉字隶楷演变及书法艺术方面,四山摩崖刻石亦具有重要的价值。石刻用笔以圆为主,飘中有沉、畅中有涩,品线条粗细匀适,含蓄而又不乏动感;筋骨内含,隐带篆意,体浑穆简炼而富有张力。真切体现书体隶楷演变的时代风貌,自然,和谐,浑然天成,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美。作为北朝大字榜书的代表作、刻石艺术的瑰宝,清代魏源赞其为“字大如斗,雄逸高大”;康有为则认为四山摩经的书法是“承上启下,开一代新风”。摩崖刻石,可以说是一种古代文化现象,溯源久矣。远古有以石刻石和以色涂石,绘制理想图画祀之或为纪游之所。后来以金凿刻,就更为方便了。摩崖指的是在山崖石壁上所刻的文字,就是在需要叙功或记事的地方,就地铲平一块石壁勒刻文字。由于石壁不能像碑石那样进行精细字体为古隶,大小、长度、广狭参差错落,既有天然的韵味,又有雄强的骨力与威势,被称作“神品”。摩崖有些是经过书丹的,但也有不少是直接奏刀凿刻,故其书风多自然开张,气势雄伟,意趣天成,表现出一种阳刚之美。中国名山众多,大山是人们生活的来源,多崇拜为神灵,登山又可增智放怀,借金石永固难灭,拓刻者遂多见。少者数字,多者千言。佛教经文刻石的风气盛行于北朝,直至隋唐以及宋元以后连绵不断。北朝时期,佛教经历了三次灭佛事件。信仰佛教的僧俗人众对此深有忧患。“以为缣缃有坏,简策非久,金牒难求,皮纸易灭”。而邹城尖山刻经的石颂亦有“缣竹易销,金石难灭,托以高山,永留不绝”之词句。希望将佛经镌刻于山崖巨岩,使佛法传之不朽。北朝摩崖刻经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产生的。它追求大山大川上的经文与整个环境浑然一体,也与人的心灵浑然一体,创出一个有生命的自然整体。灭佛事件使书法艺术冲出雅室殿堂,走向大自然。使书法艺术与其它艺术交融,更加广泛地推动了摩崖书艺术的发展和精进。邹城的刻经多是辟窠大字,佛号佛名更以横空出世之夺人气势刻出巨壮之字。由于字大,书丹艺术水平高,岩石略软。刻工未以刀工掩笔法,这样就为摩崖书迹传达出神来之笔意创造了条件。书法和刀法,是摩崖书艺术的巧妙结合。一个优秀的刻石能手,不仅能再现书法本身的风貌,而且能够创造性地改变和升华书法艺术本身。使它的点画、结体、风貌发生新变化。圆笔可以刻凿成方笔,圆转可以刻凿成方折,连笔可以刻为断笔,轻笔可以刻凿为重笔。经过刀法的加工修饰,使摩崖书艺术的效果欣赏起来别有一番风趣,称“金石味”。邹城的摩崖刻经,许多是著名僧侣书法家安道壹所为。铁山《石颂》和二洪顶《风门口碑》文中所评,可见安道一些踪影。《石颂》记有“皇周大象元年,瑕丘东南大岗山……有大沙门安法师者,道鉴不二,德悟一原,匪直仪相,咸韬书工,尤最乃清,神豪于四显这中,敬写《大集经·穿菩提品》九百三十字。……清跨羲诞,妙越英繇,如龙蹯雾,似凤腾霄。圣人幽轨,神□秘法,从兹督佛、树标永劫”。由此不难看出,安道一即邹峄人氏,学识渊博,交游甚广,书法之绝妙难以言评,故能书以高山,映照苍天,书融百家,超绝创新,久视之深邃,境界幽仙矣。康有为称其书“通隶楷,备方圆,高深简穆,为擘窠之极轨也……实开隋碑洞达爽开之体”。杨守敬称:“云峰山郑氏诸碑尚觉不及,自非古德,命世英才,安能有此绝诣哉。”自晋代以后,佛教的昌盛和发展,影响到中国文化艺术的各个门类,书法艺术最为显著。佛法对书法艺术的主要影响是:书出于自然,书贵入神,书为心画;万法无定,能合能离。初书者如定戒律,神妙者至于无法;宽仁大度,不拘细节。劈山摩崖,面对苍天挥毫,若入无人之境,目空一切,故不计工拙与后人评藻。摩崖石刻,无论从佛教、历史、书法、艺术、社会种种方面,都值得我们努力深入地去研究、揭示、了解、探究、体味这份珍贵的遗产。2、邹城的铁山、岗山、葛山、尖山、峄山摩崖刻经(简称邹城刻经),是北齐、北周时期著名僧侣书法家刊刻在花岗岩石壁的佛经和题跋文字。其书法艺术隶楷相间、方圆兼备,古朴雄浑,被古代书法家誉为“大字鼻祖、榜书之宗”。四山刻经对探讨我国北朝时期汉字隶楷演变及书法艺术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对研究中国宗教文化也是极为罕见的资料。千百年来邹城刻经引起众多书法家的喜爱和推崇,许多金石学、书法理论典籍相继著录。近年来,在邹城相继召开了国际学术研讨会,出版了《北朝摩崖刻经全集》和论文集,每年有大批中外书法家来邹城考察、观摩北朝刻经。1.铁山摩崖刻经位于邹城北郊铁山公园内,铁山之阳巨大花岗岩石坪上。刻经南北长66.2米,东西16.4米,总面积1037平方米。刻经正上方阴刻巨龙、云气、佛光,下有双龟对踞的图案。中部为佛教《大集经·海慧穿菩提品》,左侧为《石颂》跋语,下部为《题名》。现存佛经17行,795字,(原944字),字径60厘米。其场面博大,气势恢宏。佛经书法以隶为主,参以楷法,开张险峻,宽阔空灵,创造出书法史上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石颂》在刻经西部,12行,字径22厘米,现存476字,骈体文。内容记述了铁山刻经的地理位置、时代背景、经主、刻经年月及对书法艺术评价,其中“如龙蟠雾,似风腾霄”是对佛经书法的高度评价。《题名》部分原有10行,现存6行45字,内容记载经主及佛经书写者姓名,第六行有“东岭僧安道壹署经”,这对研究邹城乃至山东北朝时期刻经具有重要价值。1988年铁山刻经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岗山摩崖刻经岗山在邹城北郊2公里处,与铁山一涧相隔,其山势嶙峋,巨石相叠,松槐掩映,景色幽深。刻经在山阴兰花谷内,自东向西散刻在三十余块花岗岩石壁上。依内容与镌刻形式分作五部分:一、散刻大字《入楞伽经·请佛品第一》,字径40厘米。二、小字《入楞伽经·请佛品》,字径20厘米。三、《佛说观无量寿经》,字径15厘米。四、《佛号》、《佛名》。五、《题名、刻经年月》。由于山水冲蚀和地震,有少量刻经倒匍倾斜,大部分刻经保存完整,刻字清晰。《题名》中记述岗山刻经刻于北周大象二年(580年),较铁山刻经晚一年。其书法艺术风格与铁山刻经差异较大,《佛说观无量寿经》以隶意为主,朴实丰茂,圆腴敦厚,神韵飞动。《入楞伽经·请佛品》则楷意结体、方正规矩。散刻《入楞伽经·请佛品第一》则隶楷相间,笔锋外露,奇谲瑰丽,富有变化。岗山刻经1988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葛山摩崖刻经在邹城东北14公里北葛山西麓,佛经刻在整幅花岗岩石坪上。刻面东西长20.6米,南北长8.4米,共173平方米。刻石为两部分组成:一、佛经大字,十行,420字,字径40-60厘米,第十行署刻经年月“大象两年……”。葛山刻经隶楷相间,立意奔放,富有神韵,与铁山刻经笔意相通。二、《题名》部分。位于佛经右下部,由于风化过甚,仅存六字。葛山刻经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尖山摩崖刻经在邹城郊东6公里尖山东侧,因山上刻有“大空王佛”四大字,故又称大佛岭。其刻经内容共七种:一、《经主韦子深题跋》,二、《徐法仙题名》,三、《文殊般若经》,四、《经主唐邕妃题名》,五、《般若波罗密经》,六、《安道壹等题名》,七、《大空王佛》。此外,还有散刻的佛经偈语数种。刻经字径50-60厘米,唯“大空王佛”四字最大,每字2米左右,包世臣谓“大字鼻祖,榜书之宗”不为过也。刻经字体隶楷相间,笔画凝重、浑穆苍古,与铁山刻经书风相同,其书法亦同出自高僧安道壹之手笔。尖山刻经刻有纪年:“北齐武平六年”(576年),刻经的经主是西汉丞相韦贤的十九世孙韦子深。1960年当地村民开山采石,将全部刻石破坏殆尽,实为千古憾事,今山东境内有拓片保存。5.峄山摩崖刻经在邹城东南6公里峄山上。刻经两处:一处在五华峰“光风霁月”石上,另一处在山腰乌龙石妖精洞侧。五华峰刻经纵2.5米,横6.2米,7行,共98字,由于风化残损,现存72字,内容为《文殊般若经》。妖精洞刻经,面东,竖高4.5米,宽3.1米,经文7行,98字,现存75字,内容为《文殊般若经》。右上角有题字一行“斛律太保家客邑主董珍陀”,考《北史》、《北齐书》均有斛律太保记述,证明峄山刻经刊刻于北齐武平三年(573年)。刻经书法以隶意为主,结体严谨,雄浑简穆,端整古秀,是北齐刻经的上乘佳作。峄山刻经现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文化

        、2006年6月,国务院正式批准邹城市葛山摩崖石刻、峄山摩崖石刻并入铁山、岗山摩崖石刻,同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邹城的北朝刻经久已闻名,此前已有“四山”与“八山”之说。八山是指山东的北朝摩崖刻经已见之于八座山岭。这就是:泰山、水牛山、徂徕山、尖山、铁山、葛山、岗山、峄山。这八座山峰除泰山、徂徕山和汶上水牛山外,都在邹城市境内。其中位置相对特别集中、不出三十华里范围的尖、铁、葛、岗四座山峰,又有“四山”之称,史称“古邾四山摩崖”。铁山、岗山摩崖石刻1988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葛山摩崖石刻在邹城东北15公里葛山西麓一花岗岩石坪上。刻面东西纵20.6米,南北横8.4米,共173平方米。经文内容为《维摩诘所说经》。峄山石刻位于邹城东南10公里处峄山上,现存300余处,其中,摩崖石刻有两处,分别位于五华峰和妖精洞。五华峰刻经位于“光风霁月”石上,向阳面刻《文殊般若经》,刻面纵2.13米,横3.65米,竖刻经文十一行,每行十字,首行刻“文殊般若”四字,现存79字。妖精洞石刻位于山阳“妖精洞”西侧乌龙石上,刻面竖高约4米,宽约2.65米,面积约为10.6平方米。有经文7行,行14字,字径约20至30厘米。葛山、峄山摩崖石刻属于北周时期,虽历经1400多年的风雨剥蚀,至今字迹仍很清晰。摩崖石刻以天地为背景,借山峦为材料,展现于大自然的空间,与自然景物融为一体,是人文书法和自然环境、艺术美和自然美的统一。但见一块块静静伫立的巨大圆石上,分别刻着佛经中的精言要义,像是一部神秘的、散落于山野的石头佛经。镌刻的经文以它特有的气势,与幽静茂林、浑穆自然的环境相吻合,加以潇洒自然的字体和字势,给人一种自然、超俗的山林气、苍茫感。其书法艺术风格奇谲瑰丽,富有变化,以变隶为主,篆、楷、行各种书体兼而有之,规模宏硕,意境高古,有“大字鼻祖,榜书之宗”之称。摩崖石刻融自然景观、宗教文化、书法艺术为一体,人们置身于山林峭壁、蓝天白云、苍松翠柏、潺潺流水、阵阵清风间观赏摩崖刻经,既可以领略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又可以了解宗教文化的智慧所在,还可以沉醉于书法艺术的境界之中,令人感受到无穷的艺术魅力。四山摩崖石刻是全国重要的佛教石刻之一,它丰富了佛教传播的形式,成为佛教史上的一种文化现象,是研究中国宗教文化极为罕见的资料。同时,在中国书法史上也占有重要位置。千百年来,书法界公认,在探讨我国北朝时期汉字隶楷演变及书法艺术方面,四山摩崖刻石亦具有重要的价值。石刻用笔以圆为主,飘中有沉、畅中有涩,品线条粗细匀适,含蓄而又不乏动感;筋骨内含,隐带篆意,体浑穆简炼而富有张力。真切体现书体隶楷演变的时代风貌,自然,和谐,浑然天成,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美。作为北朝大字榜书的代表作、刻石艺术的瑰宝,清代魏源赞其为“字大如斗,雄逸高大”;康有为则认为四山摩经的书法是“承上启下,开一代新风”。摩崖刻石,可以说是一种古代文化现象,溯源久矣。远古有以石刻石和以色涂石,绘制理想图画祀之或为纪游之所。后来以金凿刻,就更为方便了。摩崖指的是在山崖石壁上所刻的文字,就是在需要叙功或记事的地方,就地铲平一块石壁勒刻文字。由于石壁不能像碑石那样进行精细字体为古隶,大小、长度、广狭参差错落,既有天然的韵味,又有雄强的骨力与威势,被称作“神品”。摩崖有些是经过书丹的,但也有不少是直接奏刀凿刻,故其书风多自然开张,气势雄伟,意趣天成,表现出一种阳刚之美。中国名山众多,大山是人们生活的来源,多崇拜为神灵,登山又可增智放怀,借金石永固难灭,拓刻者遂多见。少者数字,多者千言。佛教经文刻石的风气盛行于北朝,直至隋唐以及宋元以后连绵不断。北朝时期,佛教经历了三次灭佛事件。信仰佛教的僧俗人众对此深有忧患。“以为缣缃有坏,简策非久,金牒难求,皮纸易灭”。而邹城尖山刻经的石颂亦有“缣竹易销,金石难灭,托以高山,永留不绝”之词句。希望将佛经镌刻于山崖巨岩,使佛法传之不朽。北朝摩崖刻经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产生的。它追求大山大川上的经文与整个环境浑然一体,也与人的心灵浑然一体,创出一个有生命的自然整体。灭佛事件使书法艺术冲出雅室殿堂,走向大自然。使书法艺术与其它艺术交融,更加广泛地推动了摩崖书艺术的发展和精进。邹城的刻经多是辟窠大字,佛号佛名更以横空出世之夺人气势刻出巨壮之字。由于字大,书丹艺术水平高,岩石略软。刻工未以刀工掩笔法,这样就为摩崖书迹传达出神来之笔意创造了条件。书法和刀法,是摩崖书艺术的巧妙结合。一个优秀的刻石能手,不仅能再现书法本身的风貌,而且能够创造性地改变和升华书法艺术本身。使它的点画、结体、风貌发生新变化。圆笔可以刻凿成方笔,圆转可以刻凿成方折,连笔可以刻为断笔,轻笔可以刻凿为重笔。经过刀法的加工修饰,使摩崖书艺术的效果欣赏起来别有一番风趣,称“金石味”。邹城的摩崖刻经,许多是著名僧侣书法家安道壹所为。铁山《石颂》和二洪顶《风门口碑》文中所评,可见安道一些踪影。《石颂》记有“皇周大象元年,瑕丘东南大岗山……有大沙门安法师者,道鉴不二,德悟一原,匪直仪相,咸韬书工,尤最乃清,神豪于四显这中,敬写《大集经·穿菩提品》九百三十字。……清跨羲诞,妙越英繇,如龙蹯雾,似凤腾霄。圣人幽轨,神□秘法,从兹督佛、树标永劫”。由此不难看出,安道一即邹峄人氏,学识渊博,交游甚广,书法之绝妙难以言评,故能书以高山,映照苍天,书融百家,超绝创新,久视之深邃,境界幽仙矣。康有为称其书“通隶楷,备方圆,高深简穆,为擘窠之极轨也……实开隋碑洞达爽开之体”。杨守敬称:“云峰山郑氏诸碑尚觉不及,自非古德,命世英才,安能有此绝诣哉。”自晋代以后,佛教的昌盛和发展,影响到中国文化艺术的各个门类,书法艺术最为显著。佛法对书法艺术的主要影响是:书出于自然,书贵入神,书为心画;万法无定,能合能离。初书者如定戒律,神妙者至于无法;宽仁大度,不拘细节。劈山摩崖,面对苍天挥毫,若入无人之境,目空一切,故不计工拙与后人评藻。摩崖石刻,无论从佛教、历史、书法、艺术、社会种种方面,都值得我们努力深入地去研究、揭示、了解、探究、体味这份珍贵的遗产。2、邹城的铁山、岗山、葛山、尖山、峄山摩崖刻经(简称邹城刻经),是北齐、北周时期著名僧侣书法家刊刻在花岗岩石壁的佛经和题跋文字。其书法艺术隶楷相间、方圆兼备,古朴雄浑,被古代书法家誉为“大字鼻祖、榜书之宗”。四山刻经对探讨我国北朝时期汉字隶楷演变及书法艺术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对研究中国宗教文化也是极为罕见的资料。千百年来邹城刻经引起众多书法家的喜爱和推崇,许多金石学、书法理论典籍相继著录。近年来,在邹城相继召开了国际学术研讨会,出版了《北朝摩崖刻经全集》和论文集,每年有大批中外书法家来邹城考察、观摩北朝刻经。1.铁山摩崖刻经位于邹城北郊铁山公园内,铁山之阳巨大花岗岩石坪上。刻经南北长66.2米,东西16.4米,总面积1037平方米。刻经正上方阴刻巨龙、云气、佛光,下有双龟对踞的图案。中部为佛教《大集经·海慧穿菩提品》,左侧为《石颂》跋语,下部为《题名》。现存佛经17行,795字,(原944字),字径60厘米。其场面博大,气势恢宏。佛经书法以隶为主,参以楷法,开张险峻,宽阔空灵,创造出书法史上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石颂》在刻经西部,12行,字径22厘米,现存476字,骈体文。内容记述了铁山刻经的地理位置、时代背景、经主、刻经年月及对书法艺术评价,其中“如龙蟠雾,似风腾霄”是对佛经书法的高度评价。《题名》部分原有10行,现存6行45字,内容记载经主及佛经书写者姓名,第六行有“东岭僧安道壹署经”,这对研究邹城乃至山东北朝时期刻经具有重要价值。1988年铁山刻经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岗山摩崖刻经岗山在邹城北郊2公里处,与铁山一涧相隔,其山势嶙峋,巨石相叠,松槐掩映,景色幽深。刻经在山阴兰花谷内,自东向西散刻在三十余块花岗岩石壁上。依内容与镌刻形式分作五部分:一、散刻大字《入楞伽经·请佛品第一》,字径40厘米。二、小字《入楞伽经·请佛品》,字径20厘米。三、《佛说观无量寿经》,字径15厘米。四、《佛号》、《佛名》。五、《题名、刻经年月》。由于山水冲蚀和地震,有少量刻经倒匍倾斜,大部分刻经保存完整,刻字清晰。《题名》中记述岗山刻经刻于北周大象二年(580年),较铁山刻经晚一年。其书法艺术风格与铁山刻经差异较大,《佛说观无量寿经》以隶意为主,朴实丰茂,圆腴敦厚,神韵飞动。《入楞伽经·请佛品》则楷意结体、方正规矩。散刻《入楞伽经·请佛品第一》则隶楷相间,笔锋外露,奇谲瑰丽,富有变化。岗山刻经1988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葛山摩崖刻经在邹城东北14公里北葛山西麓,佛经刻在整幅花岗岩石坪上。刻面东西长20.6米,南北长8.4米,共173平方米。刻石为两部分组成:一、佛经大字,十行,420字,字径40-60厘米,第十行署刻经年月“大象两年……”。葛山刻经隶楷相间,立意奔放,富有神韵,与铁山刻经笔意相通。二、《题名》部分。位于佛经右下部,由于风化过甚,仅存六字。葛山刻经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尖山摩崖刻经在邹城郊东6公里尖山东侧,因山上刻有“大空王佛”四大字,故又称大佛岭。其刻经内容共七种:一、《经主韦子深题跋》,二、《徐法仙题名》,三、《文殊般若经》,四、《经主唐邕妃题名》,五、《般若波罗密经》,六、《安道壹等题名》,七、《大空王佛》。此外,还有散刻的佛经偈语数种。刻经字径50-60厘米,唯“大空王佛”四字最大,每字2米左右,包世臣谓“大字鼻祖,榜书之宗”不为过也。刻经字体隶楷相间,笔画凝重、浑穆苍古,与铁山刻经书风相同,其书法亦同出自高僧安道壹之手笔。尖山刻经刻有纪年:“北齐武平六年”(576年),刻经的经主是西汉丞相韦贤的十九世孙韦子深。1960年当地村民开山采石,将全部刻石破坏殆尽,实为千古憾事,今山东境内有拓片保存。5.峄山摩崖刻经在邹城东南6公里峄山上。刻经两处:一处在五华峰“光风霁月”石上,另一处在山腰乌龙石妖精洞侧。五华峰刻经纵2.5米,横6.2米,7行,共98字,由于风化残损,现存72字,内容为《文殊般若经》。妖精洞刻经,面东,竖高4.5米,宽3.1米,经文7行,98字,现存75字,内容为《文殊般若经》。右上角有题字一行“斛律太保家客邑主董珍陀”,考《北史》、《北齐书》均有斛律太保记述,证明峄山刻经刊刻于北齐武平三年(573年)。刻经书法以隶意为主,结体严谨,雄浑简穆,端整古秀,是北齐刻经的上乘佳作。峄山刻经现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风土人情

        1.忌走马观花,出去旅游的目的是愉悦身心,增长见识,如果每到一个地方都是纯粹到此一游,而不去细心观察当地的风土人情,就失去了旅游的意义了。2.忌行李过多,旅行时带过多的物品是没有意义的,它是我们的旅行的累赘。带在身边,行动又不方便,放在旅馆又不安全。出去旅游只要带齐证件以及必备的药品、一些日常换洗的衣服也就够了;3.忌惹事生非,旅行的地点始终不是自己的“地头”,正所谓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要收敛一点霸气好;4.忌分散活动,如果是一伙人去旅游,最好不要各有各的节目,大伙一起行动会比较好;5.忌钱人分离,多个心眼,小心为上的好;6.忌带小孩,小孩时刻需要大人的关照,使大人不能全心享受旅行所带来的乐趣;7.忌不明地理,去一个新的地方旅游,最好是先熟悉当地的地理环境,一方面不会走冤枉路,另一方面可以对景点有个全面的了解。

  • 基本信息

— 济宁旅游行政区划 —

京ICP备12008860号-1  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13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1653
Copyright © 2005 - 2017  Lotou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乐途旅游网 版权所有